服务热线:

400-123-4567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展示 > 产品一类 >

脸飞红,低着头不吭声。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18-12-04 20:56

 
 
  “警察昨天来我家了,打听高洋……”
 
  女招待送来啤酒和矿泉水,揭开盖,分别斟进两只杯子,然后退下。
 
  “你知道他最近的消息么?他干了什么?”
 
  高晋喝了口矿泉水,放下杯子,抿抿嘴。“他死了,警察来我家通知我父母发现了他的
尸体。”高晋的眼睛看向别处,“尸体已无法辩,是通过他身上的一个旧复员证查明身份的
。”
 
  “不是刚死?”
 
  “不是刚死”,高晋看着我摇着头。“据警察说尸体已经完全腐烂掉了,只剩一具骨架
子,脑壳也不知掉到哪里被什么野兽叨跑;幸好复员证是塑料皮,里面的字迹和像片还能依
稀辨认,什计起码死了不下十年。”
 
  “就是说当年传他去菲律宾的时候他其实已经死了——尸体是在什么地方发现的?”
 
  “云南,滇缅公路靠近保山的荒山野岭中。据说是一个从公路上翻车滚下大坡侥幸没死
的司机发现草丛中的白骨。
 
  “有咖啡么?”我说,“我想来杯咖啡,我两天没睡觉了。”
 
  高晋对远处的女招待作了个手势时女招待走过来。他吩咐女招待来杯咖啡,“浓一点。”
 
  “我想他不是自杀吧?”我用手搓搓脸,精神精神。
 
  “不是自杀时的脑袋是被什么利器砍去的。”高晋挥手作了砍的手势,“颈骨处有被切
断的艰迹。”
 
  我身子一挺,送咖啡来的女招待一躲,杯里的咖啡晃动起来,洒出一些在我的分上,女
招待放下咖啡窜得不行。高晋盯着她,低声说:“快拿纸来给客人擦掉。”
 
  “不不,没关系,反正裤子也脏了,该洗了。”
 
  女招待拿来一叠香巾纸,我再时对她说:“没关系,不要紧不用擦,已经渗进去了。”
 
  高晋始终用眼睛盯着女招待,她退回自己呆的位置高晋还一直盯着她。
 
  “没关系,真的没关系。”我对高晋说,“你不要难为她。”
 
  高晋根本不听我说的话,扬手叫那个女招待过来:“你是哪儿来的?实习的吧?你的服
务号是多少?”
 
  女招待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子,脸飞红,低着头不吭声。
 
  我连连对高晋说:“算了算了,何必呢,让她走来,我没事。”
 
  “不不,你不知道,我这饭店设备是一流的,可服务质置就是上不欠干着急。外国人最
讨厌的就是把饮料汤汁洒到身上,我们的服务员又不会说话,道个歉声小的只有她自己能听
到。洒到中国人身上我们都会原谅,洒到外国人身上人家可不和,马上就对你这个饭店印象
不好。”
推荐新闻:
Copyright © 2002-2017 某某防护口罩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